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去学校看四哥
去学校看四哥
有一次,父亲说去城裏买东西,东西比较多,让我跟着一块去,好照看东西,我欣然的答应了,我知道,四哥的高中就那镇上。我跟着父亲去了,出门前母亲特意让我们小心点。到了县城,父亲很快就把东西置办好了。我跟父亲讲我去四哥学校找他要几本书看,故意说跟四哥暑假约好的。父亲说好吧,他说她去粮站找个熟人去问问粮食的价格,完了去学校找我。我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撒腿就往四哥的学校跑,我心裏突然特想四哥,想念他那温柔的嘴唇,有力的胳膊以及那沖击我身体的快感
  四哥的学校真大,我在每个教室的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希望从那学生中发现四哥熟悉的身影。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四哥,我很难过,感觉没希望,似乎大海捞针般迷茫。我坐在他们学校教室门前的一个粗壮的百合树下,这百合树就在教室门前,我希望四哥能发现我。
  坐了许久,也不见四哥出现,我有些失落,转身想离开。
  忽然,感觉有人再叫我,「芳芳妹子」。
  是四哥,我认得四哥的声音。我兴奋的转过身,果然是四哥。我欢快的跑过去,扑在四哥的怀裏。
  「四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四哥可能感觉在这光天化日下抱着一个女孩,突然紧张的不得了,推开我问道,「芳芳,你怎幺来学校来了?」「我跟我爸一起来的,他去粮站了,我跟他说我来找你借书的,其实我骗他,我想你了,我来看看你。」四哥的眼神裏流露出疼惜的眼光,隐隐有一种渴望。
  「妹子,你等我会,我一会就来。」后面才知道,四哥还有两节课才下课,他是去请假的。
  一会,四哥气呼呼的跑来,拉着我的手就往他的宿舍跑去。
  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一个背着手的老头出现了,四哥说她是宿管员。
  宿管员问道,「这位同学,这女孩是谁,不许带进宿舍。」「爷爷,她是我亲妹妹,今天跟老爸来学校看我的,老爸去粮站了,她没地方去,来我这看看我的,一会就出来。」老头听到又人喊他爷爷,笑开了顔,正好对面食堂突然有人喊他去打纸牌。
  他打了打裤脚上的尘土说,「不要待的太久啊,学校有规定。」「好的,谢谢爷爷」!
  「谢谢爷爷!」我也附和道。
  来到四哥的宿舍,特别的安静。四哥说他们都去上课去了,这个时候没人。
  我跟在四哥的后面上了楼梯,一路上看到各种顔色男生的内裤,我的脸羞得通红。
  转过几个弯,到了四哥的宿舍,这是一个八人的宿舍,宿舍裏一股男人的汗味。
  四哥指着室内一个靠窗户边的上铺说,「芳芳,那个是我的床位」「太高了,看不到。」「来我举你上去,说完,四哥抱起我的腰,往上一送,我趁势翻了上去。四哥的膀子还是那幺的有力。」「四哥,你也上来吧」四哥迟疑了半天,跑到门口看了看,关上宿舍的门,也跳了上来。
  「四哥,你关门干什幺?」
  还来不及问明白,四哥就把我扑倒在床上,他强壮的身闆直接就把我压得严严的。
  「妹子,哥也想你」
  说完,疯狂的吻我,我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一点使不上劲。
  四哥三下五去二就去掉了我的衣服,开始全身的亲我的每一寸肌肤,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低低的呻吟起来,但又怕别人看见。
  「啊,啊,嗯,哥,下面,舔舔,好舒服」
  「是下面的小口口吗,都流水了,芳,你好骚啊,都流这幺多水」 「还不是你弄的,哥,我的亲哥哥,你弄的人家好舒服,我都受不了了」「那怎幺办」「亲亲她,亲亲妹子的小骚逼」「我不亲,我就不亲」四哥挑逗得我欲罢不能。
  「亲哥哥,你帮妹妹亲亲嘛,我也帮你亲」
  「这还差不多」四哥大笑起来。
  我们开始了「六九式」的口交。四哥的鸡巴真是粗大,他每一次插入我口中,直接深到喉咙。我都被四哥的大肉棍弄的憋不过气来,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因为它能让我空前的快乐。那头的四哥,把我的小肉穴撑的开开的,四哥的技术非常的好,一口就含住了我的小阴蒂,另外的手指探入我的阴道裏,快速的抽送着。淫淫的精液从我的小肉穴裏哗哗的流出,不一会,四哥的床上就湿了一大块。
  「啊,四哥不要,啊,啊,太舒服了,亲哥哥,别插了,啊,啊,再快点,再插深点……」我被四哥弄的语无伦次起来,那种跌入深渊的感觉又来了。感觉到我声音太大,我用枕头索性捂住了头,任由四哥在我稚嫩的身体上畅游。
  「妹子,我想进了」
  「快进来,妹妹受不了了,哥,快插我,妹妹我是个骚货,想要哥哥的大鸡巴。」冥冥之中,我感觉到一个坚挺的硬物碰到了我的小肉穴门口,摩擦了几下,强行的攻进了我的身体裏。
  「啊,真好,四哥的鸡巴真大,插的妹妹好舒服啊」「四哥,妹妹是你的,你让妹妹死吧,你插死妹妹吧」「小骚逼,不急,哥哥插死你,让你骚,哈哈,好舒服,喔,喔……」四哥也开始喘着粗气叫唤起来。
  整个宿舍传来木床吱吱呀呀的声音,同时夹杂着我们俩淫蕩的娇喘声。
  四哥的手很大,一把抓住我的两个饱满的肉球,疯狂的揉搓着。我的身体随着床的晃蕩而摇摆起来。四哥一边用力的用他的大肉棍沖击着我的身体,一边用手挤压着我的饱满的乳房。
  大约抽插了几百下,四哥把我翻过身来,从屁股后面又插了进去。肉与肉的撞击声越来越响,四哥插送的频率越来越快。我娇喘绵绵,全身沉浸在兴奋与酥麻中。我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理智,意识开始变的模糊,任由四哥在的我身体裏发洩。
  「想要,我还要,亲哥哥,给我,快,给我多,多点,我的水流了好多,哥哥,快射进来。」听到这裏,四哥越来越亢奋,我感觉到四哥的鸡巴越来越大,把我的肉穴涨的鼓鼓的,而且越来越烫。
  「四哥,我受不了了,快,干死妹妹我,快,插深点,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射……啊,啊,我射了,哥,啊,啊,我不要了,别干我了,妹妹受不了,妹丢了」我近乎哭泣的声音呻吟着,哀求着四哥。
  四哥像疯了似的,不管我的哀求,拼命的顶着我的花心,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喔……舒服啊」我感觉到下体裏一阵暖流沖入,滚烫滚烫的,是在太舒服了,我兴奋过头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过久,等我醒来,四哥已经我的衣服和他的衣服都穿好了。湿漉漉的床单已经被他用脸盆泡上了。我身体下面垫着四哥的冬天的棉袄。
  「四哥!」一睁开眼,我就扑倒四哥的怀裏。我像一只小猫依偎在他的怀裏。
  「我的亲妹子,我想好了,读完高中我就去外面打工挣钱,然后回村娶你!
  」听到四哥的这席话,眼泪已经早已模糊了我的视野。
  最后,我拿着四哥给我的几本言情小说,和老爸回到了村裏。
  一段时间裏,每次在河边放牛,和四哥交欢的一幕幕就涌现在我的脑海裏,而小肉穴裏的淫水总在这个时候不邀而来。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淫娃蕩妇,期待四哥早点寒假归来,再次投入他的怀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