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欲罢不能越陷越深
欲罢不能越陷越深
“啊……哦……啊啊……轻点……啊……” “骚货……大声点叫……爽不爽……操死你,腿再打开点”宽大的床上,一个丰满肥熟的中年女人大张着穿着黑色开档丝袜的双腿,圆熟的肉臀不停的高挺迎合着年轻男人奋力的抽插
放浪的呻吟刺激着男人的性欲,充血的双眼盯视着美妇因为剧烈晃动而不断跳动的丰满双峰。丝丝缕缕的淫水混杂着顺着幽深淫靡的臀沟滑落到床单上,沾湿了一大片,无声的述说着床上两人交合的激烈。
柳淑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飘到了天上,脑中一片空白,只能顺从着强烈的欲望回应着男人的叫喊。 “爽……” “大声点” “……爽……好爽……啊……” “什么爽?”
林岳问的越发无耻,刺激的本就在高潮边缘的美妇更加的兴奋,忘乎所以的用更无耻的话语回答他。 “被……被你……操的……爽……啊……” “叫老公” “……” “你叫不叫?”男人加大了力量,狠命的用力顶着。
直到女人坚持不住,喊出了他想要听的话。 “老……老公……啊……你操死我了……我要死了啊……啊……死了……死了”又一次的高潮让她奋力的将双腿扣在男人的腰上,仿佛想要将男人整个吞入到她的下身,来填补她因高潮来临而流失的大量春水。
林岳满足的享受着美妇小穴的夹吸,这是身下人妻被他彻底征服的证明,也是下一轮进攻的号角。感觉到柳淑云阴道里肉壁颤动的减缓,他没有丝毫怜惜的将美妇的身子翻转,浑身酸软的柳淑云无力的将上半身伏低,只留下高高撅起的大屁股。
林岳目光火热的看着那圆如满月的肥熟,伸手握住两半肥美的臀肉将它们掰开,露出其中深深的肉沟。沟里水光灿灿,暗紫色的菊花一收一缩,羞怯的迎来男人淫靡的注视。再往下是已经被蹂躏的一塌煳涂的美妇骚穴,林岳最喜欢用这个姿势观看柳淑云的下体。
因为柳淑云是那种丰满的女人,连她的耻部也是一样,在这个姿势下,柳淑云的整个下阴像一个凸起的馒头,两片湿淋淋的肥厚阴唇和因为沾染了淫水而略显杂乱的毛发让女人的下身显得更加的淫靡,直接刺激着林岳心中最原始的欲望。
用手扶住自己的肉棒,林岳将它埋到美妇深深的臀沟里,借着淫水的润滑在丝袜和臀肉之间抽动,口中也不忘继续挑逗。 “云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身上的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柳淑云一边喘息,一边感受着肉棒上传来的火热,刚刚过去的高潮仿佛再次衍生出新的欲望,林岳实在很了解她,也很会玩弄她的身体,所以在上一次茶楼交欢之后,柳淑云再度落入到林岳编制的网中,背着丈夫再次将自己的身体向他开放,接受他肆意的玩弄。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大屁股,也只有你这样的屁股才能让男人有骑上去驾驭的渴望。”林岳哈哈笑着,一边说一边用手在柳淑云的臀肉上拍打,荡漾的臀波让林岳更是得意,肉棒滑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啊……你……你说的这是……什么啊……”林岳肆无忌惮的话语让柳淑云又是害羞又觉得刺激,和林岳在一起的时候她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那个人前高贵典雅的美女教导主任现在仿佛只是一头为了交配欲望而发情的美丽雌兽。
就像刚才,林岳的话虽然让她觉得羞耻,但她的屁股依然忍不住挺了挺,而那下身也分泌出了更多的骚液。 “呵呵,我的意思是,你就是一匹最漂亮最强壮的母马,一匹撅着屁股等人骑的母马……嗷……”
说完这句话,林岳不待柳淑云反映,腰身一挺,大力的插入了那片泥泞不堪的湿地。柳淑云措不及防身子被林岳勐的撞向前方,火热的贯穿仿佛一直到了她的心里,此时的她觉得林岳说的很对,自己就是一匹发情的母马,一匹撅着屁股等着人骑的母马,而林岳就是那个骑手,只有这样狂野的人才能驾驭她,征服她,并且让她获得飞驰的快感。
房间里的喘息声再次剧烈,两条赤裸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演绎着世间最原始也是最动人的乐章,直到那震撼人心的高潮再次来临。
距离上次包房里的激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两人又做了几次。一开始柳淑云还有些犹豫,但随着次数的增多,或许是有些自暴自弃,林岳觉得她一次比一次放得开,就像现在,尽管已经身体无力,但在林岳射精后,柳淑云竟然第一次主动的含住了他刚刚爆发过还沾染着两人淫荡液体的肉棒,细心的用舌头帮他清理干净。
“哦……云姐,你真是越来越棒了。”林岳舒爽的叫出声,柳淑云的口技也比以前好了很多,那条滑腻的舌头也越来越是灵活。仿佛不舍似的再吞了两下,直到林岳的家伙彻底的软了下来,柳淑云才红着脸吐了出来,然后带着酸软的身体躺到林岳的身边,一只手伸到他的胸膛上轻柔的抚弄。
“讨厌,得了便宜还乱说。” “嘿嘿,我说的是真的嘛。”林岳偏着头在柳淑云的额头上一吻,欣赏着美妇高潮后还未褪去的美态,那慵懒的神态和迷离的眼神让他的心又有些火热,于是将手向下滑动到了美妇的丰臀,探入到那深藏在幽深臀沟的神秘菊花上,调笑道:“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那么棒。”
后庭遇袭,引得柳淑云轻轻皱起了眉头。林岳打她那里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还用唇舌探访过。
但柳淑云却从未想过要把那里给他,这不仅仅是她对于肛交这种异常的性交方式还有些害怕,另外也出于对丈夫的愧疚,自己小嘴的第一次已经背着丈夫给了林岳,但那里,却可以说是自己身上最为神秘和羞耻的地方,怎么能再一次轻易的让别的男人占有。
“别,不要……你怎么老想着那种肮脏的事情。”感受到柳淑云用小手的推拒,林岳也不强求,缩回手转向人妻熟妇丰满的黑丝大腿上轻抚,暗想既然都到这地步了,还坚持个什么劲儿,迟早我一定都要尝尝那里的滋味。
一想到能给柳淑云这样美丽成熟的人妻破肛,林岳又有些激动,胯下刚刚还软软的家伙立马又有了抬头的迹象。林岳的异常柳淑云很快便发现了,连忙提醒他时间快到了。林岳拿起手机看了看,只能无奈的看着柳淑云起身穿衣。
因为王志刚在家,两人只能借着工作的空余时间偷偷摸摸的来上几次,每次的时间都很赶,也难以尽兴,今天也是这样,借着中午的空档,柳淑云去到了林岳的房子,送上门挨了顿操,现在又得急急忙忙的赶回学校。
坐在计程车上,柳淑云靠着窗,她觉得自己真的很贱,明明想好不再继续,但林岳一勾引便又上了他的床,如今还不知廉耻的主动送上门让他干自己,真是贱的可以。不过林岳带给自己的快乐又真的让自己忘不了,躲不开,欲罢不能越陷越深。
【完】